北京昌平凯博外国语学校
CAMFORD ROYAL SCHOOL

朱峰毅:从应用数学到交互设计,他用现代科技实现龙飞凤舞 | 康福10年特写



康福10年特写

朱峰毅

1.jpg
朱峰毅


2010年毕业于康福国际学校,考入美国UCSD(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就读本科应用数学专业,毕业后实习一年。


2015年9月考入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 (Tisch School of the Arts)攻读交互设计专业硕士研究生。


2017年6月毕业后就职英国movingbrands公司纽约分部至今。


朱峰毅是遵循刘煜炎教育理念培养的第一批留学生之一。他用四年时间完成了国内初高中学业,17岁由刘校长推荐,考入美国UCSD。



他并非天才儿童

却从初二直接跳级高一

四年完成初高中课程

17岁考入UCSD

本科应用数学专业毕业又进入

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

取得交互设计专业硕士

成为一名跨学科领域的

交互设计师

他把梦境变成乐园

他用现代科技实现

中国传统的龙飞凤舞

交互设计的前沿领域

书写无限创意


把食物变成艺术品,把梦境变成游乐园


2018年7月,由来自纽约的CrowdArt艺术团队携9名美国及法国当代艺术家联合打造的“棉花糖与白日梦”交互艺术体验展首次登陆中国。在这里,朱峰毅和他的艺术家朋友,一起把食物做成艺术品,把梦境变成游乐园,用黑科技带来的"五感"冲击,给观众带来互动科技的全新体验。


色彩流体

黑科技沉浸式动力交互空间。在白盒子包围下,感应器将捕捉每个观众的动作轨迹,并在你的脚下生成一个代表你的色彩流体。流体会随着每个人移动,当跟他人相遇时,两个流体也会交融、分离,预示世间种种关系。

2.jpg

▲ 搭载人体动作轨迹感应器的交互装置

记忆色温

"记忆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淡",那么记忆究竟是什么颜色?在这间长廊里,每一个人、每一件东西都有自己变幻多彩的影子。无论你是向前奔跑还是原地静止,影子都只会变化,不会消失。

 ▲ 是童真细碎的七彩,还是复杂抽象的红尘,记住都远比捕捉更有意义。

从粉色电话亭到巨型棒棒糖,从全屋没有一个棱角的纯白空间到充满热带雨林味道的霓虹花园,从运用人影跟踪技术打造的萌软"小毛人",到沉浸式动力交互装置"色彩流体",CrowdArt把最先进的黑科技和最用心的光影置景相融合,让你进入前所未有的白日梦境。

3.jpg


8年前种下的一颗艺术的种子


8年前,当朱峰毅向刘煜言博士申请指导的时候,他反复问刘博:“老师,我到底适合干什么?”刘博反问说,你想干什么?朱峰毅,说我想像乔布斯那样,整个电子产品外观很优秀,所有的产品都能卖钱。


刘博士说,从功能的角度看,很多产品是同质化的,每个手机拿着都可以打电话、发视频、拍照,看不出它们的功能有多大差异。我们技术制造水平最后会达到功能同质化,但是我买不买,可能并非功能,而是因为我喜不喜欢。靠哪里喜欢?是文化。


刘博士分析了文化的呈现,艺术的素养放到工业制造当中去,这样的学科就叫工业设计。刘博的话在朱峰毅心里埋下了一个种子,这个种子,到了朱峰毅的大学阶段开始发芽。


4年完成初高中课程的“普通孩子”


从初中到高中毕业,一般的孩子需要六年,但朱峰毅只用了4年时间,学完了整个初高中的课程,17岁就考入了美国的UCSD(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但在朱峰毅家长的眼中,朱峰毅只是一个普通孩子,并非天才儿童。“在康福,通过专业的个性化的定制,指导学生从初期的教学、学习,到最终升学的方向,都是精心地来指导,因为他很了解每个学生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明明是学理科的不可能让他上文科。朱峰毅当时学习数学比较好,在国外的学习,我们作为家长,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方向的时候,有刘博士这样的教育机构能够给我们提供精准的指导,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朱峰毅的父亲如是说。

4.jpg

▲ 朱峰毅在设计工作中


能力,能力,还是能力!


对于康福朱峰毅和家长最看重的一点是激发他本能的潜能,学校并不注重于他当前的学习成绩有多么优秀,更多的是激发他底层的这种能力,这种能力一直到现在,朱峰毅始终认为是他整个学习过程当中最有效的一个手段。


学会知识学会一点,学会学习学会所有。也许正是这样一种学习的能力,让朱峰毅在国外的学习如鱼得水,在数理和艺术跨专业领域中游刃有余。


他的设计作品不断出台,虚拟博物馆,舞动的中国龙,用现代科技手段,实现艺术的呈现,现代与传统,在这里碰撞、交融。

5.jpg

▲ 朱峰毅在实验室


每个人都有一个博物柜


每个人都有一个「博物柜」,「博物柜 | Cabinets」这个系列作品萌生从这样一件普通的姥姥家的博物柜产生。在这样古旧的「博物柜」里藏着什么,把玩,欣赏,小心翼翼的收藏或是致情于物的失物招领。

-苗晶

6.jpg


7.jpg


8.jpg

· 在线虚拟博物馆 ·


Hibanana邀请了艺术家朱峰毅为展览设计实现了一个同步的网络虚拟博物馆。在这个博物馆里,似乎让不在现场的你也置身于这个展览现场,驻足于一楼橱窗前,移步于二楼的主展厅,与同时“驻足”的观者们时空同步。


9.jpg


10.jpg


用现代科技实现龙飞凤舞


在动态雕塑作品“永恒的仪式”(A Ritual That Lasts Forever)中,艺术家朱峰毅制作了一只机械金属舞龙,惟妙惟肖地模拟了中国传统的舞龙仪式中的复杂动作。

11.jpg


这是朱毅峰在纽约大学 TISCH 艺术学院 ITP (交互电讯)项目的毕业作品,他试图用现代材料重现这一项中国传统民俗。在谈到这只龙的结构时,朱峰毅说,作为神话传说中的生物,龙的形象融合了九种不同动物的外观特征,装置的头部设计便是由“牛头鹿角”演变而来,采用“低多边形”的设计风格,向 3D 建模美学致敬。装置依靠机械臂、Arduino 、算法和伺服系统实现运动,而在真正建造实体雕塑之前,艺术家先在 Cinema4D 软件中模拟了装置的运动方式,确保它的动态准确无误。

 朱峰毅在解释他的创作理念时说,“舞龙这项传统来源于中国的祭祀仪式,古代人们通过舞龙来祈求龙王保佑来年有充足的雨水。可见,龙是一个人类臆造出来的超自然力量,人们信奉且敬畏它,希望它能保佑人类。”

他在世界艺术的舞台上呈现中国传统文化,他用现代科技手段实现艺术构想,在朱峰毅的世界中,跨界的创意精彩纷呈,他走在交互设计的前端,为时间和空间写下人文刻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