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凯博外国语学校
CAMFORD ROYAL SCHOOL

吴昊凯锋::二十五岁磁学博士的文化公益心 | 康福10年特写

康福10年特写



曾经是建筑迷

却一路业精研物理学术

25岁他拿到博士学位

导师是世界磁学学会主席

他不仅投身磁学材料的科学研究

还在英国开酒吧

并资助中国艺术家

他叫吴昊凯锋

刚获得了博士学位

也许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吴昊凯锋


2011届康福国际毕业生

●2014届英国约克大学物理系本科学位毕业,研究方向为纳米磁性材料领域

●2018年获英国约克大学物理系博士学位

●博士生导师为世界磁学学会主席

●参与 MMM,IEEE 等磁性材料国际学术论坛成果演讲

●在欧盟与日本合作成立的科研项目小组独立负责磁学材料的研究



从建筑师理想到物理学博士


吴昊凯锋在康福读高中的时候,曾经的理想是做建筑设计师。受家庭的影响,他对艺术有着丰富的感受力。那样走下去,或许世界上就少了一个物理学博士,而多了一个建筑师了。


而刘煜炎博士是一个有本事随手把各种各样的人变成科学家的老师。吴昊凯锋跟刘博谈起他的建筑理想的时候,刘博对他说:“你知道建筑是什么东西?建筑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有什么考验?你要是真有本事,去用原子建构分子,那才是本事。或者是用分子建构材料,就是工程材料,那才是本事。”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没想到吴昊凯锋真的听进去了,就把方向改了,改成申请物理专业。


书法1.jpg

吴昊凯锋11岁书


申请物理专业,刘博以为他去读个本科就算了,将来再去读什么工商,挣钱去了。因为很多孩子都是这样的,本科用一个比较有挑战的学科去学习,提高能力,到硕士的时候就开始奔钱去了。


刘博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让人没想到的是,吴昊凯锋不但喜欢上物理了,而且还去继续读博士,还准备从事科研。在中国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头,很难有人去愿意做科研。但是在中国,核心竞争力、原创性科技极度匮乏的时代,又需要有人坐冷板凳去做科研。


书法2.jpg

吴昊凯锋书


作为剑桥大学物理化学博士的刘煜炎校长,科学家出身的刘博士,自然是非常的欣慰加欣赏了,他感叹道:“我们需要像西方发达国家那样,科研成果不是发了文章了事,而是这个科研成果如果是拿去给公司去做专利的话,他们可以把这个公司救活,可以让这个公司挣几百个亿,可以解决我们的根本问题。比如说手机的发明,无线通讯的发明、网络的发明,可以整个改变生活。像这样的科技,我觉得是值得做的。但是我们的科技成果往往是表象的专利多,其实没有几个专利能够转让挣钱。文章多,没几个文章有真正的发现。这是我们大家需要割除的中国人常有的短视的毛病,没想到吴昊凯锋他自己把性格搞得这么坚定、执着,这么淡定,这么愿意去从事科研工作。所以,我非常欣慰。所以,他也应该是我们下一辈孩子的榜样。”



跟着博士生导师学中学课程

校长家里做实验


每个学校的样子,都有这个学校创始人的特点在其中。康福的创始人刘博士曾是是科学家,是博士生导师,所以他会把许多做科研的要素,一些核心能力,把它给中学化了,把它融到了中小学的课程系列当中去。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刘煜炎博士的学生身上,科学素养、批判性思考、创造性思维,已经变成一种核心素养。

吴昊凯锋在康福读书的时候,康福条件还比较简陋,刘博甚至把实验室开在家里,他把自己刚买的别墅就建了三间实验室:理、化、生实验室,让孩子们去做物理化学生物实验,尽管后来仪器都被孩子们“破坏性探索”了,但当时的实验给孩子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也许是一般实验室里所没有的。

刘博士开玩笑说:“其实人年纪大了,像我这么大年纪,我的创新能力肯定赶不上吴昊凯锋了,但如果我还去做科研,还当他们的领导,其实是把他们创新的路给堵了。如果中科院的院士,65岁过后,不再去领导科研了,而是跑到中小学去领导科普,那中国的科技肯定有救,就会培养出很多爱科学的孩子。”


微信图片_20181022094710.jpg

学业有成的吴昊凯锋和高中导师刘煜炎校长重逢


从本科到博士

追随磁学泰斗学者

一路深入


“小时候当时觉得做建筑会比较有成就感,这栋楼是我设计的,这个东西是我设计的,成就感很足。到后来觉得造一个楼比较片面、单一。后来听很多人,包括刘博,父母,叔叔伯伯和我解释之后,我觉得物理更深厚,如果我先接触物理,之后再转过来建筑的话,应该比别人更游刃有余,所以这样就踏上了物理的道路,一点点的走,就走到了最后的纳米技术,做纳米建筑的路上。”吴昊凯锋说。

本科毕业之后,吴昊凯锋当时其实已经被帝国理工硕士研究生录取了,当时他去找导师聊天。后来成为他的导师的凯文·奥格雷迪教授说,你要不然就跟我来读博吧,省一年硕士,于是他就成了吴昊凯锋的博士导师。

凯文·奥格雷迪教授是国际磁学界泰斗、国际磁学学会的主席。他看中吴昊凯锋的恰恰是他的科学实验探索能力。

到了大学,吴昊凯锋越来越体会到自主学习的重要性,“自己会掌握一个度,不是说小时候没玩过,到大学拼了命地玩,从学校出来之后,也知道怎么掌握学习的度,怎么掌握玩的度,所以到后来之后的生活、之后的学习都比较能自己掌握,不会太过于放肆。而这些主要得益于高中时的自由空气,每个人都知道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去干这个事,不是被长辈或者教务处的人逼着干,因为这个对你好,自主,自觉,自立。”


吴昊凯锋和父亲.jpg

父亲一直坚定而慈祥地陪伴在吴昊凯锋的成长之路上


开酒吧,做公益

他丰富多彩得不像个理工男


2018年,25岁的吴昊凯锋已经获得英国约克大学物理系博士学位。他的研究方向为纳米磁性材料领域,参与 了MMM,IEEE 等磁性材料国际学术论坛成果演讲,并在欧盟与日本合作成立的科研项目小组独立负责磁学材料的研究。他还是世界眼科组织  (WEO)国际顾问委员会成员,国广市场调查有限公司科技咨询专家团队成员。


和人们心目中典型的物理博士不同,而他也做了许多“不务正业”的事。上学期间,他和伙伴们组织了中国留学生社团,定期组织体育休闲活动,还运营着微信自媒体。


他在英国约克郡投资酒吧产业(Latinos)。成功在一年后成为约克市 TripAdvisor  前一百推荐餐厅。 他也曾投资约克当地车厂(AMoto)。


当投资赚了一点收益之后,他又做起了公益,支持了在英国的萨奇艺术馆。在中英文化交流年期间,他资助 16 万英镑用于三名中国艺术家在英国萨奇美术馆的“中国态度”艺术展。


1368420527.jpg
吴昊凯锋投资的酒吧



利他精神为教育赋能


自己赚了钱,就去帮助别人,去做文化公益,帮助中国文化艺术在世界上立足,这在吴昊凯锋的逻辑中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在康福高中,每个人都读过康福誓言,“我决心做一个非凡的人......我选择做一个利他的人......”利他精神在刘煜炎博士的教育体系里面, 是最为基础的奠基。教育的终极目标,其实并非某个专业学科,也并非硕士博士,而是“我们需要改变世界的人”。而改变世界这样的大志,从来都是从最小的利他精神开始,从帮助他人的愿望开始,从以一己之力奉献社会开始,从做对的事情,向善利他开始,价值观的赋能是教育赋能的核心。每个人都有成长的力量和无限的发展潜能,而唯其有了利他之心,公益之心,有了更大的承担和责任,个人潜能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


九零后的物理学博士,他不仅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做出努力,也已经在为文化公益的事业尽一己之力,这远不是他故事的结束,这仅仅是他故事的开始。


1745747076.jpg
吴昊凯锋在自己的酒吧里招待志同道合的朋友



吴昊凯锋和刘煜炎博士做客新浪教育大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