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凯博外国语学校
CAMFORD ROYAL SCHOOL

生源并非最好,他是如何把500多名普通学生送进世界百强名校的?|康福十年之校长访谈(二)


1.jpg

学校的教育理念非常好,那么学校的教育理念如何落实落地的, 近几年的出口成绩与生源存在直接关系吗?

其实我开始办学校的时候有一个难题,就是读这个国际学校的学生,最早他们都不是学校的优秀学生。

由于一些社会上的原因或者家庭原因,优秀的学生不爱出国,他们愿意在中国考清华、北大,考一本二本,哪怕是考三本。

他们是考不上国内大学的时候才会去出国。

在早期,就是十六七年前,在我要创办国际教育的时候,我当时提出的口号就是要改变差生留学这个状态。

所以我提出了一个观点,就是要名校留学。当时我比较大胆地喊出一个口号:学生送到世界百强名校去,这也成为我们办学的一个追求。

当时的家长如果要能够把学生送到世界百强名校的话,这个成本非常高,代价也非常大。

如果送去的学校不够好的话,我觉得这个将来对学生一生的影响会很大。

一方面是百强名校品牌的原因,一方面就是世界最好的大学里有最好的老师,有好的硬件条件,很好的同学,还有最好的文化价值传承。

所以我当时就定了个目标,一定要把孩子送到顶尖大学,至少保证一百强左右。

可当时因为大家都是考不上中国的高中,考不上中国123本,才能上国际班,所以这样的一个追求很难发展起来。

但我是一个较真的理工男。

一旦承诺了哪怕当时夸了个海口,后面也会想一切办法去实现。

当时为了实现目标,我请了很多特级教师来上课,我发现这个特级教师们的学术水平很高,但是学术水平高,可能有一个毛病,就是他们只能教优秀学生,教不了很差的学生。

对于较差生来讲,他们丝毫没有办法。

他们认为只有拔尖才能够把学生送到世界名校。

如果不掐拔尖的话,他们觉得送到世界名校是绝不可能的。

可当时我已经承诺给家长,我要是办国际学校的话,做国际高中,我就一定要把学生百分之百送到世界名校。

这个难题又成了我当时困扰我的一个重要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不得不亲自上课。

我想试一试差生到底能不能成为优质学生。

我承担起了一个班的教学任务,教他们除了英语课之外的一切课程,将近49节课一周。

当时我们为了把这些差生培养好,连周六都用上了。

这样的安排改变了我的一个承诺。

我之前,告诉家长一周上4天半的课就够了,后来发现是不够的,就加到了一周将近49节课这样一个负担。

在这个教学当中,因为我把几乎除了英语之外的所有课程都给承担了。

甚至于连体育课都不开。

天天跟他们耗在一起来研究怎么样教学。

其实我知道这是很违反教育规律的。

2.jpg

有一件事情把我彻底的打醒了,启发了我。

什么事情呢?

那个时候,由于我实在是忙不过来,那个班上有三个学生,他们要考高等数学,其他的学生肯定是考不来的,但是这三个学生他非考不可,他要不考过去的话是没戏的。

他们就一定要学高等数学,可是没有老师教,而我的课程已经排满了49节课了,没法教了。

我就把这三个孩子找来,这三个孩子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现在都可以把名字叫出来,非常熟悉,一个叫钟申、一个叫王亚兰,还有个孩子叫杨昊桐,找来跟他们进行商量。

怎么商量?

这三个孩子的数学都不错,当时我就给他们布置了一个任务。

老师实在没有时间教你们数学了,高等数学这个最难的科目是归我,只有我能教。

但是我实在没有时间,我能不能只做你们的导师?

你们自己拿着这个高等数学教材自学,可是一个学生要自学这么多内容,他们也学不出来。

所以,我就给他们做了一个分工,让一个学生自学统计学,一个学生自学阶级数学,另外一个学生就学矩阵的代数。

完了之后他们就互相之间教,如果他们互相之间研究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我来教。

我把周六拿出来,告诉他们,周六的时间全天。

我跟你们研究,你们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些孩子就把他们自学后互相讨论,讨论后,互相教完之后,解决不了的问题拿来给我来做。

可我当时根本也没有看这个高等数学的题是一个什么样的内容。

但我相信我自己是能做的。

所以我就跟他们一起以完全不懂的心态跟他们在研究,让他们给我来讲,因为我也是学生,我也没教过也是第一次教,所以他们就给我讲。

通过他们给我讲,我来发现他们的错误,结果这个不得了。

因为我发现他们基本上把这个高等数学都能学到考B这个等级的状态了。

我只要给他们稍稍加持一下能量,他们就有考A的本领。

所以我就跟他们说,那老师时间也很有限,我准备拿三个周末,三个周六的时间,每天12小时陪你们三个,12小时来刷你们不懂的地方。

你们把这些问题都集中出来问我,我来跟你们进行一些深入的研究,我跟你们一起来解这样的题目。

其实,我也是抽空学的。

我也不会,如果我能把它解决了,你们就应该比我还强。

通过这个事件给我的冲击很大,我发现其实优秀的学生不是教出来的,是学生自学自悟得来的。

这让我想起了,上学时老师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最重要的能力是你要培养你的自学能力。

在老师在的时候你要培养你的自学能力,这样,即使老师不在时,你也可以终身学习。

这是一个叫袁之路的老师告诉我的,潜移默化的,我就把老师这个方法重新想起来了,又悟到了。

所以我在教学改革当中,就把引导学生自学、充分利用学生自身的能量,当作我今后办学的一个重要的核心秘密武器!

按照这样一个思想办学的话,我们就创立了一个就是既不依赖于老师的优秀,也不依赖于课程、教材的优秀,完全依赖于学生自身。

让学生有自己的人生使命和方向,自己去发现自己的不足,然后自己跟同学进行一个思辨性的批判性的思考和争吵。

为了逼他们具有批判性思考能力,我给他们提了很多的口号,就是要把老师问倒,你们要提问题,就是学会再问,会问就有学问,不会问就是没学问。

如果你要问,你就问最根本的问题,问这一本质的问题,直到把老师问到哑口无言。

问倒老师才是优秀的学生,问不倒老师,说明这个学生不用心。

大家通过我刚才举的这个案例,你们可能就已经清楚了。

我大概办学的一个核心价值观,核心理念,就是价值引领、自主创构,就是学生自己创造性地建构。

科学思维、高效建模,高效最终一定要建模,就是要发现规律,要形成真理,对吧?

如果不能够发现规律形成一个真理的话,那我们的探索都停止消失了。

我按照这个思路重新整理了我的办学思想和理念,把它从一个把学生培养到世界名校这样一个高大上的追求、把学生培养成为一个未来有道德品质的成功人士,这样一个简单的口号变成一个完全可以落地的课堂实操!

从那以后,我就大踏步地使用年轻人,不使用那个老教师了。

因为只有年轻人才能接受我这个观点,只有年轻人才能够实现课堂的颠覆性的转变。

把以老师为中心变成以学生为中心,把学生从一个听课不动脑筋的人变成带着问题跟老师进行批判性辩论的人;

把一个注重结果的教学变成是一个注重探究过程的教学;

把一个只重视分数的教学变成一个注重学生心智能力培养的教学;

把一个只搞记忆背诵的教学变成是一个思辨性的教学;

把一个应试技巧的这个传导变成一个建模,又高效的一个实践活动。

这样的一种转变就保证了我们学校的教育质量,一直以来都比较好。

所以我把这些跟大家介绍之后,我相信大家就能理解为什么康福教育其实不是只是理科好,所有学科都可以好!

为什么?

不是因为我们老师的专业安排。

也不是因为我们课程的某些设置,是我们有一种个性化教育方案,是围绕着学生走的。

我们的学生他希望能够达到他人生的巅峰。

我们就会围绕着他的特长,围绕着家庭的诉求,围绕着社会未来发展趋势,去帮他规划一个最好的人生教育路径和人生这个成才发展的路径,帮他去调动社会资源,包括调动他自己的最大的潜能,实现这个目标!

所以,这样的一种教学思想理念,根本不需要分文理,只需要围绕着学生的天性去建构,去支持去发展。


北京昌平凯博外国语学校(小学、初中、高中、国际部、国学部)

2018年招生已经启动,详情请咨询400-078-2016/010-61720558,

或直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在线报名



3.jpg